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乌龙限号”树了部门威丢了公权分

刘雪松 2013-12-24 10:30   新浪博客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直辖市的级别,干着村级水平的管理。

直辖市的级别,干着村级水平的管理。这是网民对天津“乌龙限号”事件的点评。昨天,这条置顶点评高居评论榜首,足见民众对社会应急管理能力的失望。   

央视新闻官方微博在转发新华网这条新闻时说,22日,天津市环保部门提示,22日至25日,天津将出现重污染天气,并提出从23日零时起实施限行。几小时后,天津交管部门表示“通知晚了,执行不了,不限”。不少网民质疑夜间通知限行带来不便。央视新闻质疑:明天限号今晚才发布消息,司机们如何获得消息?

其实从天津环保微博当晚7点22分发布,到23日零时,还有整整4个半小时,假如这是天津环保判定雾霾来袭的第一时间,并且假如限号措施完全属于《天津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中明确规定了的必要强制措施,那么,交管部门以“通知晚了”为由拒绝执行,甚至公开明确不限号,即便本身对限号多有怨言的百姓多么叫好,也是一个牛掰透顶的姿态。它将中国式政府职能部门各自为政、政出多门的乱象,毫不遮掩地抖露给民众,让人们感受到了权力的雾霾对于社会的杀伤力,简直就是非同小可。

很多人觉得环保部门此番不懂规矩,发号施令的权力之手伸得太长。这种判断,虽然符合传统的权力观念,实质是对职能部门权力划地为牢、互不干涉的心理顺从和认同。即便在应对自然灾害的过程中,也希望职能部门各自为政,不越别人的地盘半步。倘若这次不是“慢性病”一般的雾霾,而是更加突如其来的天灾,环保部门的“限号令”真的避免了民众的生命财产直接伤亡和损失,估计谁都不会对环保部门叽叽歪歪。

按中国式权力分配思维,环保部门当晚的发布,属于很稚嫩、很不老到的一类。你直接发布“Ⅲ级(黄色)重污染天气预警”,只字不提限号的事,别人看上去就比较谦虚,懂得官场的规矩。这样,权力化就在你协我调、你来我往、你好我好的一派祥和中技术化了,大家都觉得很有面子。

4个半小时的时间,天津交管部门真要把市政府的“Ⅲ级(黄色)重污染天气预警”,当成必须配合、必须执行的指令,这种罚罚款、收收单的事,准备起来不是多大的难事。难的可能是权力的心理过不了自己的配合关、服从关。如果环保部门说预警的“前半句”,交管部门发布预警的“后半句”,两全了,齐美了,文通气顺了,心里就没有“个冷”一下的不爽了,再复杂的事,也就变得简单起来了,乌龙限号的事也就不会在民众面前丢人显眼了。你说这权力的雾霾厚不厚?你说这哪儿是村级干部所能比拟的水平?

天下没有一条规矩,非要所有的应急预案必须在工作时间的白天发布。之所以叫“应急”,正是因为这个急,是突发的,难料的。这个预案,是市政府牵头多个部门集体拍过脑袋瓜的。因此,只要环保部门满足两个基本条件——在雾霾等级判断上没有发生技术差错,符合“Ⅲ级(黄色)预警经市人民政府分管环境保护工作的副市长批准后向社会统一发布”的程序,就没有必要非得满足别的部门的权威条件、情绪条件。交管部门撕票性质的拒绝执行应急预案,即使一时讨了对限号怨声载道的民众的好,却竖了交管的部门威,丢了公权的集体分。 

反过来,如果环保部门的预警发布不能满足这两个基本条件,便真还是个村级管理的水平了。这么说,本意并不是在贬低咱们的村干部。


  • 微博推荐